鹿泽弥亚

付出与放弃真是矛盾的东西

痒哥哥最近一周听了鬼畜disco啊qwq排第五名。不管我要当糖吃了!!

@游千 啊啊啊啊啊我一个暴跳就要亲死太太啦!!呜呜呜兴奋到胡言乱语!!高三那段时间真的有事没事就会把这篇文章翻出来看看。看着他们我似乎也能鼓鼓劲好好学习了。收到本子简直好看到爆哭了qaq翔周大法好!!翔周大法好!!

给石软软打call!!

爱你!

你真可爱!!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12(结尾有m12)

我不是一个直男吗?12

喜欢到底是要怎么评判……无论怎么做,无论怎么想,不诚实说出来似乎就不能让对方知道。

可是如果喜欢说了一遍又一遍,好像也不能更加清晰。

直到困惑的握住你的手,看见你转过头来有些无奈和掩饰着的难过时,终于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个一点也不自信一点也不元气的,满载试探和退缩的语气。

“你……”

你心里真正的想法是……

最近四个人一起的频率蜜汁变高。玩了绿帽男和暴力打完小兔兔后,痒局长发现了一个女装mod。

求生之路的。

心痒痒了一会儿立刻就私敲了其他三个人。

内容大意是【看见了厉害的女装mod,不如一起玩求生之路吧?】和以前相比无非是语气更加礼貌了些,才发现什么时...


视频发出去以后,果然一大堆西皮党爆炸了。贴吧lof上面的文章几乎是倍数增长着,不少人甚至还开了分析贴,内容自由心证。

a路人失笑,这简直像是回到了15年。局路狮鼠最火的那一年,满屏满屏都是说着真爱的弹幕。

出于好奇点进了分析贴,心想这姑娘的文笔简直太触啦要不是他是本人就信了。

……喂

a路人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声音,锲而不舍的问:“这是真的想法吗?”

也有人说,四欠的西皮不过是一种圈粉手段,a路人不可置否。可是相处之后呢,一些微妙的情绪在心里慢慢发酵。为什么开始关注起了那个人的交友圈,为什么对着那个人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温柔感觉。为什么会开始怀念,曾经最亲密的那段时间...


【痒局长生贺】萤火

※四欠友情向

※有略微局路

※流水账文风

ok?

                            【萤火】

“啊...已经24岁了啊。”痒局长看着日历上那个自己浅浅打了个勾的日期,有些惆怅的微笑起来。

上次过生日的记忆还历历在目,现在又是一年了,时间还真是快啊。

看向屏幕,已经有不少的...

【m12】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又看了一遍八周目 被第五天一直用传送让魔王锁在房子里的麦扣苏到了qaq

【其实主要是因为我看见麦爷的脸啦想爆炸啊啊啊啊他好好看啊暴风哭泣】←原谅一个麦爷推的心。

开了这个ooc的脑洞
就是写出来玩玩哒hhhh自嗨大法好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中的是灰白色的天花板。
“……陌生的天花板。”12觉得头有点疼,但仍不失精准的用了个梗。看了看四周,先是白色床单和红色被子的一张单人床。灰白色的砖感墙壁,木质大箱子,还有火把....

不对,又有点眼熟……

直...

夫人最近发了新的速建 突然就开始怀念当初的12team 于是我又听了听麦之歌


麦扣呀 麦扣呀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我是12呀

麦扣呀 麦扣呀

你在听吗这首歌是我给你写的呀

麦扣呀 麦扣呀

最后再帮我一次好吗 这个事情我搞不定呀

麦扣呀 麦扣呀

你能不能帮我找回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12呀

我很想念他 我想跟他一起回到以前那些疯狂的日子呀

我找不到他 他在哪里呀

拜托了麦扣帮我找回他吧 好吗?

吐血三升以示尊重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11

11.

因为四个人要发四个视频,局长和路人一人发了一天他们的游记,狮子白鼠要发一起打的游戏。

关于打什么游戏,还是有经过讨论的,稳妥派路人觉得打日常求生就好,局长大声说要打屁股被否决了。而白鼠狮子仔细想了想,异口不同声的说:“我想玩飞行棋诶~”“不如来黎明杀鸡吧!”

……

飞行棋

与其说这是一个比谁更欧的游戏,不如说是比谁更非的游戏。
就连上次和局长柚子小可儿一起似乎打了欧皇补丁的a路人也非到没有边,十分钟了,还没有人掷到6。

“啊啊啊啊什么垃圾游戏,根本出不去啊!”痒局长撇着嘴,特别不爽的说。

“反正我是非洲人伊丽莎白鼠啊...”白鼠默默的,有些叹息般的说出了这句话,紧接着就成了...

四欠一起玩游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生之年qaqq开心哭了 上课激动到不停颤抖 我觉得我需要开始重新写四欠同人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局路】夏遇·下

【局路】夏遇·下

什么守护神...痒局长脑子简直要变成一团浆糊了。

联系这些天a路人总是在自己的身边出现,虽然带来的都是好运气,可是他更能想到的是stk那种类型的变态啊。

a路人那句话加微笑的杀伤力太大,痒局长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晕晕乎乎的答了句好,回头走到一半才缓过劲来。

“信你才有鬼啦!”

这么说着的痒局长,真的见到鬼了...

虽然与其说鬼,眼前那个飘在半空中笑眯眯的家伙已经强调说自己是守护神了。

“啊啊啊啊...啊路人!”受过良好的社会主义精神教育的新世纪爱党爱国好少年痒局长第一次接触到这种超自然现象未免有些不够淡定。

“但是这是可以理解的。”a路人坐在痒局长...

【局路】夏遇 ·上

【局路】夏遇

夏天的雨在树梢间悄悄闪耀,你看不到。

————————————

痒局长拿着冰棍,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天气真的太过炎热了,空气似乎都因为这高温而微微波动,被阳光炙烤的水泥路透出沉郁的黄色调,手中的冰棍也融化了起来。

“怎么融得这么快....!我还刚开不久啊?”痒局长慌慌忙忙的把冰棍立起仰着头吃掉,即使温度高,痒局长还是被冻到牙齿了。

随着脆皮冰棍被咬开的声音,痒局长看见对面有一个大热天还戴着兜帽的男人也卡蹦一声倒在了地上。
哇好糗!痒局长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自己摔倒在大庭广众下,还是狗啃屎式的心情。

大概就会和眼前这位仁兄一样羞耻到倒地不起了吧。

痒局长想友好的装作没看...

155fo了,那就点文。

我标签里面的西皮都可以,不fo我的姑娘们也可以点哦。

主要想找一起玩耍的同圈基友。┐(´-`)┌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10

10,
这次视频刚发出不久,就上了首页,看见视频里面满满的四欠不散,四个人也不禁有些感慨。

时光是真的过的很快,那些刚结成的事还记得清清楚楚,现在看看却已经两年多了。好像从来都没有过争吵和分离。

就像现在,明明定了两间房,可是大家居然心有灵犀一般的走出了房门,最后是狮子白鼠抱着被子,和局路一起通宵。

四个男人四床被子,开着暗暗的壁灯,点播了老的不能再老的恐怖片——咒怨。

路人狮子局长居然都没看过,白鼠对此感到非常不敢置信。毕竟这个片子他已经刷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所以异常淡定。

反观旁边。

狮子整个人都裹在了被子里,露出一张脸,紧张兮兮的用着加长版吸管【...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08-09

08.

a路人醒来的时候,痒局长已经安稳的侧身睡在一旁,呼吸声十分均匀。

要不是痒局长现在是在他旁边而不是在床上,a路人几乎以为昨天是他做了一个梦。

a路人轻悄悄的想起身,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被握住了,动了动手腕,还抓的挺紧,他也就无奈的又躺了下去。

他平躺了会,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了头。

清晨阳光下,痒局长没有戴眼镜的脸莫名的有些小孩子气,略显白皙的脸色,乖巧的抿着的嘴唇,眼睛,合上的眼睛内里是浅褐色的。

a路人想,是那种明亮又温暖的色调。

几乎同一秒。

a路人看见对面那双弯弯的眼睫像是蝴蝶翅膀轻轻的扇动。

浅色的瞳仁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映入他眼中。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a路人看见...

太久没画画了。

痒哥哥我好喜欢你。

局路的直男08手稿写完了 拖延癌根本不想打字 然后好不容易鼓起劲打字 打了一行我就沉迷求生了┐(´-`)┌好的我说这么多只是表示我今天也许不会更

对了我又出了一个脑洞  也是预告
直男写完就是这个 古代风的    西皮局路 也许有狮鼠狮

二次人设『身份还是三次设定 鬼畜up主』
不过他们穿越了

但是这四个人的名字 我特么不好写古风啊哭出声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07

07

一个月后。

“嗨~”痒局长望着打开门的a路人,语调浪浪的打了个招呼。

“啊..局长。”a路人才起,他穿着睡衣,眼神还是集不准焦,“你来的好早。”

痒局长看了下手表:“不早了,你洗个脸刷个牙我们就可以去吔屎了。”

a路人仍处于迷茫状态“啊...?”他把头凑到痒局长手前,一格一格数着时间,痒局长感觉到a路人温热的鼻息喷在自己的手上,有点晃神的也低下头想要一起看表,可没想到a路人刚好看完,猛地一抬头。

“啊...夭寿!”痒局长心里的一点点微妙被砸的干干净净。

他泪光闪闪,感觉自己的鼻梁似乎要被锤凹了。

到了楼下,两个人在以前经常一起吃饭的餐馆里,a路人习惯性的接起菜单点起了菜,...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06

06
回到家,这场闹剧才算告一段落。

路人刚安心不久,又想到还要和他一起录游戏,顿时忐忑起来。

“已经可以确定的是”a路人拍了拍自己的脸“痒局长喜欢我,并且还想和我进一步发生关系...”

哎呀——a路人想,都怪自己魅力太大。

a路人泡了一杯牛奶,坐在电脑前,昨晚的情形不受控制的浮现在脑海。自己好像是喝了不少,醉醺醺的搭上痒局长的肩膀,然后...然后扳过了痒局长头亲了上去..
a路人惊得牛奶都喷了,心想好像是自己勾引的他...

之后他俩就互啃着回了酒店,再之后,就…
a路人关于谁是top的问题,好像还是有过挣扎的。但是喝醉了的痒局长力气大的吓人,而且a路人本来也不是一个坚持的人,最终还是被痒...

【局路】喂喂

“喂喂,a路人,你听到了吗?”

……

痒局长放下了手中的话筒,空荡的礼堂里回荡着他的声音,暗淡灯光下粉色头发的男人的异色瞳却灼人的亮。
他笑了起来,把话筒扔到一边,唱起了歌,是真的很大声的在唱,所以一曲唱罢后,声音都哑了。

“听到了吗?a路人。”
……
无人应答。

警察在礼堂外全神戒备。不远处的狮子白鼠拿着的手机里正播放着新闻
“著名团体four的成员痒局长正挟持人质与警方僵持,疑似持有枪械和炸药...”
狮子忍不住退掉了新闻。
他望向白鼠,对方的蓝色眼睛中也有同样的惊慌和担忧。

礼堂内,静默许久后,a路人猛地咳嗽起来。

痛。

全身都痛。

他动了动手,才发现自己正被死死地绑在平日排练话剧用...

刚刚看了痒哥哥的黎明杀鸡qaq黑化痒哥哥苏的我腿都软了qaq想开新文写黑化局x路!!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05

05
a路人走进了肛肠科。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新年第一次进医院居然是这么操蛋的理由。

医生说a路人要做一下局部缝合手术。a路人面如死灰。而魂飞天外的痒局长心想

“菊部缝合”啊...现在这年头连医院都开始用网络术语代替专业名词了么?

a路人走出了手术室。手术室内的场景太过于羞耻,他不忍再回忆。只记得医生让他趴着,然后拱起了屁股的一瞬间,他所有的贞操都被剪碎了随风飘逝而去。

痒局长坐在手术室外,时不时搓搓手,带着紧张神色瞄着手术室门,不知情的还以为这是妇产科呢。看见a路人,痒局长就像得到了母子平安信号一般蹦到了旁边。

a路人身后跟着一个看上去挺年轻的医生,他带着职业的礼貌微笑,轻轻拍了拍痒局长...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04

04
两个人草草的收拾了一下,起床之后才发现房间里是有多乱,满地散落着衣服。
痒局长还好,内裤就掉在旁边,伸手捞一下,在被子里穿上也就可以了。a路人就尴尬了,也不知道昨天两个人是什么体位什么场景,他的内裤落在十万八千里的门口。
本来想趁着痒局长转身穿衣服的时候飞去门口,虽然这点时间顶多穿个裤衩,但总比晃着鸟要好啊。
a路人本来是这么想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抓住痒局长转身的一瞬间跃了出去,结果忽视了昨晚两个人的激烈运动,忽视了局长的威力。
飞到一半,a路人这个胖鸟迅速的陨落了。

“啊..我艹拟粑粑...”a路人感觉自己不可描述的地方传来的剧痛一瞬间都快把他击倒了,“疼...”
痒局长被身后的动静吓得一抖,连...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02-03

02.
“你你你你..我我我我...”a路人愣愣的看着旁边痒局长睡的安稳,想要叫醒他,又不知道叫醒之后如何面对这种情况,结结巴巴的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可痒局长还是被吵醒了。

他哼哼了几声,想抬起右手揉揉眼睛,却发现手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动了动手,血液不流通,整个手臂都麻了。

什么鬼?

逐渐清醒的痒局长睁开了眼睛。

又瞬间的闭上了眼睛。

卧槽?幻觉吧?不然他怎么会看见a路人傻愣愣的睡在旁边,还用一种肉麻的眼神望着他。

抖了三抖。

他用力把手从a路人身下抽出来,颤抖的用被压了一夜的手碰了一下a路人,从指尖传来的酥麻感似乎印证了他悲伤的现实。

“你你你你...我我我我...”痒...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

【局路】我不是一个直男吗?

三次元设定。
人物归痒局长A路人自己,ooc归我。
全文纯属虚构,勿扰真人。

01.
a路人醒了,然后惊了。
他现在很想立刻躺下装死,啊呸,他现在就是躺着的。那这么说,他现在很想立刻失忆,比如说,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干什么?
可遗憾的是,他没有失忆,倒不如说记得清清楚楚。

... ...
大家好,我叫a路人,万万没想到,我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的躺在宾馆的房间里,旁边陪着的美人是...不...这哪是美人,这是个男的啊!!
... ...

大家好,我叫a路人,是一个同性交友网站的up主,我一生帅气可爱风流倜傥,无数个妹子都想要做我的老婆。万万没想到,我和我的同...

至死方休

晏冰放在云离胸口的手不停的颤抖,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刚刚,我把云无双杀死了。”他痛苦的皱着眉头,眼却死死的钉在云离身上“可云离逃跑了,等我下次看见他,我一定,一定会杀了他。”

云离微微笑起来,在司南和小菜有些惊异和更多的意料之中的抬起身子,轻轻的亲在晏冰的嘴角。

晏冰的眼泪滑了下来,落在了云离的眼侧。

“小晏哥哥。”云离像当初一样浅浅的喊着晏冰,他慢慢的站起身,走到崖边,伸手把晏冰有些凌乱的额发给梳好,突然向后倾倒了去。

司南不觉得云离会死,武功到这个层次,反倒是想死更加困难。

可的确会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他了吧。司南如是想到。

小菜走到晏冰的身边,一向跳脱的他沉默了...

就这样着吧。
少女心全爆发给你看。

才不会说喜欢你,至少
在我不喜欢你之前。

我才不会说喜欢你。

【真逸衍生】【方木x秦明】刚好01

方木是《心理罪》小说设定,秦明是网剧设定。

ooc严重(´・_・`)

手机又响了,在这个寂静的夜中响彻了整个屋子。

自从当了警察后,方木对这种半夜来电已经见惯不怪了,认命的接起电话,电话那头边局长又在火急火燎的催促。

方木仅存的一点儿起床气也被磨的没了影,匆匆的套上长袖t恤和裤子,飞一样似的冲出了家门。可坐到出租车上,走了一半他才意识到身上这件衣服明显大了一圈,而且上面还有一种奇异的味道。

...嗯

一种汗味加酒味的奇异味道。

方木想了一想,脸瞬间绿了。

昨天邰伟和老婆吵架,一脸悲伤的提着啤酒狂拍方木家的门说要到他家借酒浇愁,结果喝醉了在他家跳舞,还摔了几本书,方木...

预告

那篇方秦在写了 但是我还是觉得先搞个三生三世好了(´・_・`)

第一世 羽还真x风天逸
第二世 慕容沣x张显宗
第三世 方木x秦明

第四世(?) 陈若轩x张若昀

其实我以前站方木小哥哥和my逸的呜呜呜

但是没看过无心法师啊我估计全程ooc严重(´・_・`)

当娱乐看看就好啦大家不要挂我啊!

非常难过!!为什么没人写方木小哥哥x秦明小公举!!!啊!!!难过!!不然我写了啊!!

© 鹿泽弥亚 | Powered by LOFTER